行业新闻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行业新闻 >

锦安系基金逾期 董事长:多数有还款方案和清收时间表

时间:2019-08-29 17:00 作者: 点击:

本报记者 易妍君 深圳报道

去年以来,上市公司、民营企业流动性危机不断,令为其提供融资服务的私募机构也频频置身于舆论旋涡。

近日,网络上流传着一份“锦安”系私募基金逾期情况统计表。这张表格统计了深圳市锦安控股有限公司旗下若干私募基金逾期兑付的情况。日前,记者联系锦安控股方面,就该统计表的真实性以及逾期产品的兑付情况进行求证。锦安控股方面没有否认出现产品延期的情况,同时回应记者称,实际数据并非之前报道的那样夸张,而且近几个月来,已有多只产品进行了本金兑付及收益分配。

锦安控股董事长高岩独家回应《中国经营报》记者称,去年9月底,锦安控股旗下管理人管理的私募基金出现了第一只逾期产品,而此前8年的时间里,锦安控股从未出现过逾期兑付的情况。“受降杠杆、限错配、去通道等政策的影响,2018年整个市场经营环境出现了较大变化,流动性紧张,很多融资企业经营出现困难。我们的一些交易对手也出现了现金流紧张的问题,客户履约能力的骤变导致我们部分产品无法按时兑付。针对这种情况,公司及时调整了工作重心,加大了清收及应对工作力度,现在各方面情况处于恢复和上升阶段,很多项目情况好转了很多。”她解释道。

调整期阵痛

锦安控股官网显示,集团主体公司为深圳市锦安财富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也是深圳地区较早成立的第三方理财公司,在华南地区具有一定知名度。此前,无论是锦安财富还是高岩本人,都颇为低调。

从上述网传非官方统计表显示的信息来看,锦安控股旗下逾期产品大多来自两家私募基金子公司——深圳市金色木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深圳市彼岸大道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从中基协披露的备案信息来看,金色木棉、彼岸大道均备案为其他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同时,彼岸大道已备案的基金产品大多为其他私募投资基金,金色木棉则包含部分股权投资基金和少量证券私募基金。

对于“锦安”系逾期基金的数量、兑付情况以及延期方案的设计,锦安控股方面表示,目前还不方便透露详细信息。但其提及:“我们对逾期项目的融资主体属性、资产质量进行深度分析和密切跟踪,深入参与他们的资产处置、企业重组以及再融资过程,对于不同的企业情况制定了不同的解决方案。”

高岩坦言:“去年9月到今年上半年,我们经历了一个艰难的调整期,其间适逢大环境恶化、市场流动性紧张、暴雷事件频发等因素的影响。但从6月开始,我们很多项目出现了好转。6月底,有十几只产品不同程度地兑付了本金和收益;7月,有近10只产品兑付了本金和收益。目前看8月的情况也在进一步好转。”

对于解决逾期问题的后续效果,高岩抱有信心。她表示,锦安今明两年的主要任务就是降存量规模,最大程度解决产品本息兑付的问题。并谈到,今年可以解决很多问题,绝大多数项目都有了还款方案和清收时间表。

之所以充满信心,是因为在高岩看来:“整个市场频繁出现逾期、暴雷等问题,恐慌和悲观情绪蔓延,但逾期并不等同于暴雷,最终问题能否解决,核心还是取决于底层资产。锦安管理的基金产品都有清晰明确的底层资产,即便融资主体遇到了流动性问题,但经过一定时间还是基本都能解决的。”

她举例说道:“比如,我们很多交易对手的情况是,在过去市场整体流动性相对宽松的情况下,很多融资方都是通过再融资来偿还到期款项。但在2018年,由于政策的重大调整,融资企业基本不能通过再融资来解决资金流动性问题,融资方只能依靠自身的良性循环产生回款,而这个周期可能是大于我们的产品周期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到期产品产生了逾期。但是只要有优质的底层资产,且通过一定的处理时间,问题还是能够解决。”

高岩建议,应正确看待产品延期与暴雷的差别,理解产品延期的原因、背景和逻辑,如果资产质量良好,企业通过资产处置或者再融资等多种方法,流动性问题还是能够得到解决的。

寻求新股东

不过,在市场上,有业内人士质疑锦安系基金的资产端质量欠佳。

据其官网信息,锦安控股旗下的类固收产品包括房地产基金、信托及其他。按照官网介绍,锦安旗下的房地产基金,“主要通过银行委托贷款、并购等多种形式,与众多企业共享利润,管理基金规模近50亿元”。而锦安控股近期被曝出的逾期产品就包括投向房地产企业的基金,且不少融资方为上市公司。

在高岩看来,市场普遍认为房地产企业融资项目属于高风险项目,但这不能一概而论。虽然目前国家对地产领域的融资政策有所收紧,但不同的项目之间差别还是很大的。“锦安控股参与的地产项目,聚焦于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城市,如深圳、广州、珠海、惠州等地,项目有优越的地理位置、明确的规划方向和时间节点。在粤港澳大湾区这个世界级经济引擎的背景下,我们这些项目都是有核心价值的‘硬资产’,具有保值增值、抗周期的特性。所以,大家不要谈地产就色变。比如,我们某个融资企业位于深圳的住宅地产项目,虽然贷款有所逾期,但在其楼盘达到销售条件后,其销售回款的现金流相比于其他行业或其他企业恰恰是更充足、更稳定的还款来源。”她进一步解释称。

此外,对于处理逾期产品的过程,锦安控股方面称,绝大多数投资者给予了理解和支持,这也为锦安控股处理好逾期项目的清收创造了一定条件,也赢得了时间。

同时,高岩指出:“我们所遇到的现实问题是,花了很大精力去做并不是清收回款方面的事情。比如,舆情应对。”她建议,全社会应该共同努力建立一个良性的生态环境,不同的参与者应发挥自己的积极作用,做有利于解决问题的事。给负责任、积极解决问题的企业一定的良性空间。“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解决问题所需要的时间比正常年份要漫长而艰难,我们应该集中精力、全力以赴去解决最重要的问题。”她强调。

对于寻求外部股东的传言,记者也从高岩处获得证实。高岩表示:“我们意识到,市场规则会发生很大变化,为了更好地适应变革,锦安控股一直在积极寻求有实力的股东合作,从而在资产管理能力、资产处置能力和资源调配能力等方面实现自我提升,为信任锦安控股的投资者提供更优质的金融理财服务。”

高岩认为,去年以来,私募行业从商业模式到生存的基础环境都出现了重大改变,市场规则和市场秩序也面临着重建。经历了这个周期,对整个私募行业、对投资者来说都是好事。这是一个去伪存真的过程,提升整个行业的机构质量。锦安控股有信心解决好存量问题,同时也调整好步伐,迎接新的市场机会。

转型的挑战

实际上,锦安系私募基金也是其他私募投资基金行业的一个缩影。

过去,其他私募投资基金主要投资于具有债权性质的资产。这其中,底层资产为企业经营性物业贷款、流动资金贷款的基金,在经济环境不佳时易暴露风险。

上述业内人士向记者指出,根据过往案例,投向企业经营性物业贷款、流动资金贷款的其他类私募基金,由于受经济环境恶化的影响,企业经营效益下降,比较容易出现兑付困难。同时,借贷方募新还旧、自融以及不按约定使用资金等情况,也会导致这类私募基金出现回款困难的情况。此外,如果其他类私募基金管理人在风控措施上做得并不是很好,抵押、担保等增信措施并不充分,也会进一步削弱私募基金在出现逾期后的回款能力。

截至目前,其他私募投资基金备案几近停滞,这类基金管理人迎来了前所未有的生存考验。

中基协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其他私募投资基金4495只,基金规模1.77万亿元,较上月减少202.43亿元。该类基金也是所有类型私募基金中,唯一一类规模环比下降的私募基金。近几个月来,该类基金的数量也为负增长。

一个重要背景是,2018年1月12日中基协发布了更新版的《私募投资基金备案须知》,全面停止通过私募基金开展借贷业务,明确强调底层标的为民间借贷、小额贷款、保理资产等《私募基金登记备案相关问题解答》所提及的属于借贷性质的资产或其收益权;通过委托贷款、信托贷款等方式直接或间接从事借贷活动的资产,及其他类似资产产品不予备案。

此外,上述业内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指出,2018年下半年,不良资产私募投资基金出现逾期事件,进一步导致以金融不良资产为底层标的的其他类私募投资基金备案难度加大。加之国家金融去杠杆、房地产投资政策收紧等一系列举措,导致以其他类私募基金为主要形式的通道类业务、金融借贷业务规模大幅度缩小。其他类私募投资基金在私募基金总体规模中所占的比重也出现下滑。

他还提到,目前,以补充企业经营资金流动性、投资经营性物业贷款等为投资目标的资管产品,部分转至了各类地方性金融资产交易平台进行挂牌转让、融资;一部分则通过债转股的形式,以股权类私募投资基金进行投资,也有一些经营性物业通过文旅、产业园等管理机构为载体吸收投资资金。